•森 小 現 場•

【電子雞風暴】

短短的兩週內,森林小學變成了「電子寵物大觀園」,全校有一半的孩子,養了各式各樣的電子寵物,舉凡:電子雞、電子恐龍、電子企鵝、電子青蛙……。

老師們在校務會議上針對森小電子寵物氾濫的情況進行討論, 決議舉辦「電子寵物公聽會」,讓各方意見相互激盪……

文/吳廷芳

▲86年5月5日- 森小出現「第一隻」電子雞。
▲86年5月6日- 森小老師首度於校務會議上討論「電子雞對於孩子的影響」,初步共識:請孩子不要將電子雞帶來學校!
▲86年5月8日- 森小教師加菲和羅羅利用每週一次父母成長班的機會和家長溝通孩子玩電子寵物的優缺點,會中家長們的意見正反面並陳。
▲86年5月2日- 森小變成電子動物園。全校半數以上的學生養了各式各樣的電子寵物。
▲86年6月16日- 電子雞風暴正式登陸森小!
▲86年6月17日- 老師們決議舉辦「電子寵物公聽會」,以激盪各方意見!

○森林小學電子雞公聽會紀實○

時間:86年6月25日上午10:30∼12:00
主持人:朱朱(森小校長)
與會者:養雞戶、贊成養雞人士、反對人士(所有孩子與老師)

  此次公聽會座位的安排採口字形,孩子和老師自由地坐在桌子周圍的座椅上,象徵著每個人發言地位平等。主持人在會議開始前先請沒有意願參與此次公聽會的人離開(約有三人離開),並且申明此次會議以「尊重」為原則,若有人阻撓他人思考之機會,將請他離開。在引言的最後,主持人鼓勵孩子練習在參與討論的過程中讓自己的腦袋一直動,想清楚自己的意見以後,試著很正式地提出來。這時會場的氣氛相當正式,孩子一個個正襟圍坐,似乎每個人都已經準備好代表自己,提出對於電子寵物的看法,會議正式開始!

  朱朱:第一個階段:請大家一起來決定今天的議題。

  加菲:「請朱朱解釋『議題』是什麼意思?」
  朱朱:「『議題』的意思是,你想要問什麼問題,而你所提出來的問題是可以提供給大家一起討論、一同思考的題目。」

  朱朱解釋完,孩子開始提議題:

  莊威:「為什麼要買電子雞?」
  軼仲:「玩電子雞有什麼好處?」
  勇利:「為什麼要製造電子雞?」
  莊威:「電子雞有什麼吸引力會讓我們小孩子一直想去買?」
  慶桓:「電子雞有什麼意思讓我們一直想玩?」
  廷芳:「電子雞到底只是一種遊戲呢?還是一種模擬生命?」
  羅羅:「為什麼學校要請孩子把電子雞帶回家?校方的想法是什麼?」
  孟真:「電子雞是不是電動玩具的一種?」
  小盧:「電子雞為什麼會造成大流行?」
  年詢:「為什麼有人因為養死電子雞而自殺?」

  在收集議題之後,主持人徵詢與會者的意見,用舉手的方式表達大多數人想要保留或是合併的議題,並排定議題的討論順序之後,進入第二個階段——議題討論。

  朱朱:現在請大家就第一個議題:為什麼要買電子雞?發表你的看法。

  軼仲:「電子雞有點像電動玩具,可以拿來玩。」
  莊威:「可能是因為家裡不能養寵物,而電子雞模擬生命,像是在養寵物一樣。」
  勇利:「以前市面上沒有這種玩具,純粹因為好奇而去買。」
  睿瑜:「有的人因為沒有朋友很孤單,就去買電子雞來玩。」
  崇寧:「很多人在買,因為流行、趕時髦,所以也去買。」
  軼丹:「可以看一個生命慢慢地長大。」
  羅斌:「一個人因為有了電子雞,大家會湊過去看,因此而交到了朋友。」
  慶桓:「就是因為好玩,沒什麼差別。」
  正宏:「看到別人有,他也想要,因為這樣可以炫耀,可以証明他和大家是一國的。」
  潁璟:「因為媒體在宣傳,所以就去買。」

  朱朱:「現在我們進入第二個議題:『養電子雞的好處?和壞處?』請大家先說明好處。」

  軼丹:「無聊、沒有朋友的時候可以玩電子雞。」
  慶桓:「有的時候只能待在家裡,就可以玩電子雞。」
  莊威:「可以利用電子雞來交朋友。」
  軼丹:「可以和朋友互相比較養雞的成果,如果贏的話可以炫耀,讓人崇拜,別人也會因為這件事情,而漸漸地在其他事情上也服他。」
  睿瑜:「心情很不好的時候可以玩電子雞,例如可以和電子恐龍玩棒球和遊戲。」
  承儒:「其他的東西不好玩的時候,就會想玩電子雞。」
  孟真:「電子雞是一種正在流行的東西,如果不知道的話,就會覺得自己很遜。因為朋友都在玩,不願意自己變成一個奇特的人。」
  涵翊:「因為媽媽說,我先練習養活電子寵物,才能養真正的動物。」
  希聖:「電子寵物平常可以是可愛的手錶,無聊的時候又可以玩,具有雙重功能。」
  承儒:「電子雞養一養,還可以傳給我的孩子,可以一直傳給後代。」
  孟真:「養電子雞可以訓練一個人負責任的態度,因為只有負責任才不會把雞養死。」

  朱朱:現在請大家就剛剛所提出來關於電子雞的好處,認為有不合理的地方進行反駁。

  怡文:「針對涵翊的說法,我認為她把生命看得太簡單了,例如替電子雞清大便,只要按一下按鈕,但是要為真正的雞清大便卻是很難的。」
  睿瑜:「我反對把養電子雞當作養真正生命的練習,因為這樣把生命看得太單純了,隨便按一按就全部都簡化了。」
  牧之:「我反駁涵翊的說法。先養電子雞會限制我們的腦部,就如同有人會為了電子雞而自殺,他把一個機器的生命看得太嚴重了。」
  軼仲:「我也認為電子雞把生命看得太簡單了,例如:一隻真正的雞它會叫,但你要去猜它是不是心情不好啦?或者是肚子餓了該要餵它啦?電子雞也會叫,但它會直接顯示它是心情不好要你陪它玩,或是肚子餓了要你餵它。」
  小盧:「我反駁養電子雞會培養負責任態度的看法。因為真正的雞和電子雞不一樣,真正的雞大便那麼臭,一個會清電子雞大便的人不一定就會去清真正的雞大便。而且我也並沒有看到哪一個養雞戶,因為養了電子雞,就變得比較負責任。」
  崇寧:「我反駁心情不好可以玩的說法。有的主人有時候會故意不給他的雞吃東西,讓他餓死,把他虐待死。」
  勇利:「電子雞會吵著你要跟他打棒球、玩撲克牌,你要讓他贏,他的心情才會好。但是要讓他贏卻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而且往往和他玩了以後他的心情也不會變好,而自己的心情也就變得更差了。」
  加菲:「我反駁軼丹的說法,有的時候比賽贏了,或是用這種方式為了讓人崇拜,人家反而會討厭,會說你愛現。」
  軼丹:「我反駁承儒電子雞可以傳給後代的說法,因為這如果是一個不好的東西,傳一個壞東西給後代,反而是一種壞處,而不是好處。」
  昱寧:「我反駁無聊的時候可以玩的說法,因為我常常愈玩愈無聊。」
  年詢:「有人住在公寓裡,練習完了養電子雞以後,仍然不能養真正的雞。」
  羅羅:「我反駁電子雞可以傳給後代的說法,因為你的後代可能已經不喜歡玩你這個老式的電子雞了。」
  潘儀:「無聊的時候可以玩很多其他的東西,不一定要玩電子雞。」
  羅羅:「我反駁利用電子雞可以交到朋友的說法,因為我看到森小有小朋友真的在玩電子雞,但他還是孤立的。」
  農鈞:「我反駁希聖說電子雞的多功能是一種好處,因為在課堂上老師來的時候,孩子把他的電子雞變成了電子錶,而不會被老師收走。但也因此他不會專心上課,功課變得很不好,這個人會變得很暴力,這是一種壞處。」
  朱朱:「除了以上所說的反駁之外,有沒有人還要發表電子雞的壞處?」
  恩慈:「很多人因為好奇而買來玩玩看,後來覺得很無聊就不玩了,結果是浪費錢。」
  勇利:「因為無聊花了很多錢,買了個電子雞努力地將它養到大,結果也不能變出什麼東西來,有的時候很想欺負他,也沒有辦法!功能太簡單了,自己反而會被他限制住。」
  潘儀:「無時無刻會擔心他,花錢買了個無聊的麻煩!」
  羅斌:「會因此而把生命看得不重要!」
  承儒:「晚上讓他睡著了我才睡覺,但是半夜他醒過來,我還在睡覺,結果早上醒來的時候他就已經死掉了。」
  年詢:「晚上睡覺的時候,半夜他醒過來肚子餓了會叫,但是叫得不夠大聲,自己就要隨時醒來關心他,看他有沒有肚子餓。」
  鈞凱:「花了很多錢買電子雞,從小養到大還是會死掉。」

  朱朱:接下來我們開始來討論第二個議題:為什麼會有人因為將電子雞養死而自殺?

  慶桓:「因為他失去了電子恐龍,很傷心。」
  牧之:「有人不會玩,將電子雞養死了,很難過,就自殺了。」
  軼丹:「這個人以為電子雞是真實的生命,把它養死了很難過,就決定陪葬。」
  小盧:「連簡單的電子雞都會養死,羞愧而死。」
  孟真:「這個人的世界很狹小,電子雞是他唯一的依靠,以至於電子雞死掉他就去自殺了。我覺得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羅羅:「我猜這個人可能平常就沒有人愛他。」

朱朱:我們現在接著討論第三個議題:是什麼原因造成電子雞大流行?

  慶桓:「因為商人賣得多。」
  勇利:「很多人都因為好奇,而且別人都有,自己也會想要。」
  廷芳:「現代人的生活環境不適合養寵物,所以養電子寵物。」
  孟真:「電子寵物有滿足大眾的心理需求,例如模擬養生命,用它來交朋友……。並且有大眾媒體大肆炒作。」
  羅羅:「我認為會造成大流行可能有三種原因:一、現在的爸爸媽媽愈來愈忙,不大會陪小孩子玩,於是爭相買電子雞來陪孩子;二、大多數的人不知道怎麼樣享受真正的休閒,只會對著機器玩;三、這可能是日本的經濟侵略。」
  崇寧:「日本人都把電動玩具賣給別國人,讓別國的人比較笨,然後日本人自己在家裡看教學錄影帶。」
  小盧:「媒體只宣傳電子寵物的優點,讓大家一窩蜂地跑去買。」
  到目前為止,長達一個小時的討論,大部份的孩子已漸漸地感到疲累,發言也不似一開始踴躍,所以主持人很快地將討論帶入最後一個議題。

朱朱:現在我們來討論最後一個議題:為什麼校方要請孩子把電子寵物帶回家呢?

  勇利:「因為電子寵物有以上我們所提的這麼多壞處,而且電子寵物和電動玩具很像,所以學校禁止我們帶電動玩具來學校。」
  潘儀:「電子寵物必須要隨時照顧,會影響上課。」
  小盧:「電子寵物不但會干擾上課,而且會占去很多和其他人交往的時間和機會。」
  朱朱:「如果這個議題暫時沒有人想發言,第二個階段的議題討論就到這裡為止,但是我真想好好地讚美你們,因為你們表現了很好的民主風度和尊重的精神。現在,有一位學者,他也很想來和大家談談他對電子雞的想法,但是他本人沒辦法直接到現場,所以我們事先採訪了他,現在播放這位學者的錄音帶。」

  我是史英,以下是我對電子雞的意見:
  還記不記得自己小時候吃奶嘴的印象,如果沒印象的話,可以看看現在小嬰兒吃奶嘴的樣子,吃得津津有味,好像還會吃到什麼似的。我們都曉得那個奶嘴其實是吸不到什麼東西,但是小嬰兒並不曉得,他還以為只要用力吸總是可以吸到點什麼,即使沒吸到什麼,總比沒有奶來得強,我們看到小嬰兒這樣子自己欺騙自己會覺得很無聊,可是我們不要忘了,我們也曾經經歷過那個無聊與可憐的時候,自己欺騙自己,甚至連自己欺騙自己都還不知道的時候,我們不是還吃得津津有味呢!
  玩電子雞和吸奶嘴基本上是同一件事情,因為吸奶嘴是吸不到奶的,養電子雞也並沒有養到雞,不同的是,小嬰兒並不知道吸奶嘴是一個騙人的工具,但是小學生玩電子雞並不是不知道那不是一個真正的雞,兩者雖然都是自我欺騙,小嬰兒的自我欺騙讓人可以了解,小學生的自己欺騙,讓人就很難了解了。
  為什麼一個人明知道電子雞不是雞,還自我欺騙,將它當成一個雞來養呢?一個人通常願意自我欺騙自己,這是有原因的,這個原因大概就是他害怕面對真實,因為一個人面對真實是要付出代價的。比如說,你真正去養一隻雞,那是蠻辛苦的,你要照顧它拉屎、拉尿,要幫它清理養雞場,只怕它跑走找不到,怕貓把它抓了吃掉,這些都讓你有很大的負擔。可是一個電子雞,你只要假裝它是雞,你就可以什麼都不做,只要動一個指頭,就可以自己養了雞。其實這人是自我欺騙,騙自己那是雞,背後的原因是——他懶惰。
  有些人說:「我並沒有把它當成是雞,我只不過把它當成玩具來玩!」這就更奇怪,有那麼多好玩的東西,為什麼一定要玩電子雞呢?它好玩的地方在哪裡呢?很多人覺得到了一定的時候要去餵它一下,照顧它一下,要不然它就死給你看!這是一個蠻好玩的事情,因為既不必付出代價,又可以假裝自己受到威脅。其實電子雞死就死了,你也不必付出什麼代價,但是你可以假裝自己很害怕它死掉的樣子,緊張的要命,而且又因為這是一種假裝的緊張,不必付代價的緊張,所以這種緊張就顯得好玩。這樣子解釋我是可以了解,但是如果要照這樣解釋,那我就有另外一個建議:請你拿一張紙,在裡頭畫一個方塊,然後你規定自己每隔一小時就要在方塊裡畫一個黑點,如果過兩個小時不去畫的話,就把這張紙撕掉,代表它死了一樣。
  有些人說:「玩電子雞不一樣呀!電子雞上面有很多畫面,畫一個黑點就很無聊,只畫一個黑點!」現在我要和大家說,電子雞上面的畫面只是一種幫助你想像的工具,所以如果你在畫一個黑點的時候,可以自己想像你是在餵一隻雞的話,其實還是一樣的,所以要點是看你要不要想像,如果不肯想像的話,電子雞上出現的畫面你也知道那不是真正的雞,如果你肯想像的話,即使畫一個黑點你也可以想像,那是在餵一隻雞,所以重點是在你自己,而不是在那隻電子雞。
  綜合以上所言,養一隻電子雞實在是有夠無聊的事情,如果一定要玩那種遊戲,可以玩的東西很多,大大地不必被商人騙去那麼多錢。而且一個電子雞是由塑膠所造成的,裡面包括電晶體等各種電子零件,而塑膠是由石油提煉的,在提煉的過程中,製造了大量的空氣污染,電子雞內部的電子零件,電晶體、電路等都是很寶貴的資源,如果一定要玩的話,事實上我們可以玩一些不損害生態、不浪費能源,可以讓世界維持美好的各種玩法,不必去玩一個無聊的電子雞。
  話雖然這麼說,聽起來都是有道理的!但是人不一定都能做有道理的事,所以,如果有人不願意接受這個道理,他死鴨子硬嘴板,死電子硬假裝是雞,那我們也對他無可奈何。事實上,人想要回復到真實的世界來,要想屈服於真理,是需要努力、需要時間的。所以我盼望還沒有把電子雞想清楚的人,趕快想清楚;想清楚了,但是還管不住自己的人,趕快學習管自己;想清楚了,也管得住自己的人還有一個責任,那就是想辦法把你想清楚的事情講給別人聽,因為人活著不只是要追求真理,還要宣傳真理,謝謝!
 
▲後記:
  在原本公聽會的設計中有第四階段:讓孩子決議是否仍帶電子雞來學校玩,並且依孩子的決議有兩週的試驗期,結果,公聽會當天因為時間的關係,來不及進行第四個階段。但也就在六月二十五日舉辦公聽會的下週,電子雞風暴似乎漸漸地遠離森小上空,孩子們已用行動來表達了他們的「決議」!